野宙燃烧

你好!我是余舟


头像作者顾南 勿抱


主混查理九世 一人之下 等等等等

cp吃的相当杂 本命是伞修

目前的西皮雷点是全职高手all叶

关注和红心不代表一定喜欢

【查九】梦里什么都有

标题来自曲儿


原女出没 唐大大没有出场 



柳辰知道她在做梦。她感觉自己下沉于水中,但能睁开眼睛也能自由呼吸——神奇——各种意义上的。她悠哉悠哉,不合时宜地想这种梦境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有的。

这也许是海,并不是很深,阳光还能透过海水照出一片光亮。游鱼从她身边飞过,珊瑚在她面前闪过,一切都只是片刻出现,柳辰曾肆意想象过的海洋种种在她的梦里好像不是很重要。

因为梦境中另有主角。


“醒醒啦!醒醒!”一个比较干净的陌生男声使柳辰脱离了梦,继而猛烈地呼吸,手脚忙乱地爬了起来,无比迷茫地抬起了头,就瞧见一个穿着蓝色方格吊带裤的大男孩脸色复杂地看着自己,当场激得柳辰身上一激灵,完全不在意她刚刚做过的那场无比神奇的梦。

这谁??干嘛这么看我??……我在哪啊不会被绑|架了吧……?

柳辰脑海一片空白,不自主地捏紧了床单往后靠,这才注意到了她正躺在一张床上。哪有被绑小孩安安稳稳地睡在一张正经床上的?环顾一下四周,也是一个较为整洁的房间,不是什么脏乱破的老窖子。于是她便松了一口气,可是心中疑惑未减,便脱口而出道:“……你谁?”

其实扪心自问,她心中的疑问太——多了:我怎么来这的?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为什么你也会在这里?用这么变|态的眼神看着我?还把我叫起来?有事吗?除了你还有别的小孩吗?如果还有那这里是不是什么被拐|小孩聚集地啊?他妈那你还乱动乱走你是头头吗?

到后来心思已经发展成了非常自然的吐槽。

那个被柳辰暗自bb是个变|态的男孩沉默了一会,然后露出了一个明朗中略带惊讶的表情:“我大概叫墨小侠,不过还是直接叫我外号多多吧。”

柳辰抿嘴。这娃不会是傻的吧……什么叫大概啊?我俩刚刚见面就喊你外号?这位大哥你未免太自来熟了吧?
大概是她已经快要控制不住翻白眼的趋势,导致自来熟小哥马上明白了自己话语间的问题,所以“似乎是”叫墨小侠的男生马上解释:“这不是我神经病啦。我,和我的同伴,都是些被大概是消除记忆送过来的人,我们不能确定自己真实名字。还不如长久相处下来取的小外号更加深入人心呢。”

他接着说:“我当初过来的时候魂都要没了,你这么冷静真是……佩服你啊。”

卧|槽……这信息有点大。
不是他在唬我,就是我在做梦。这么想着,柳辰面不改色地狠命掐了自己的脸蛋一把。

靠!好疼!

她边在内心苦兮兮揉揉无辜受伤的脸,边确定自己穿着衣服裤子翻开被子下了床。没成想站都没有站起来,男生马上抵了过来,不可思议地说道:“你想去哪里?难道你一点也不好奇其他事情吗?还是说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吗。难道你现在记得你的名字?”

废话。如果本巨|巨我出现了你唬人的小说情节,现在还不是吓得半|死噢。柳辰真心想翻白眼,她感觉眼前的人完全把她当白|痴处理。

你才白|痴!就算声音很好听你也是白|痴!人贩子大哥咱俩就不能坦诚一点吗!逗一个有智商的初中生很好玩吗!

不对。就算他是在唬人也不应该发出“我不知道自己名字”的感慨呀……

柳辰猛得一抬头,只见墨小侠黑色眼睛里一片坦荡,就差往脸上写“耿直”俩打字了。

不会吧……他居然说的是实话。他居然真的不认为我记得自己的名字,身份……他居然真的就是这样。这种时候骗人就是混球傻蛋,更何况我与他素未相识。

他,他们,都不确定,都不记得。这些人——如果确实还有别人的话——是没有记忆地出现在这个地方的。

我的天啊。柳辰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冷汗从身上一点点冒出来。过了这么长时间,她心中终于有了那么点名叫“恐惧”的心情,彻底回了神,认知到她是跟一群忘记过往的人呆在了一起,而她自己是最为特殊的一个。

稳住,稳住,不管怎样,先配合他,把这件事情蒙混过去,搞清楚这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找机会跑掉,就是这样。

柳辰慢慢地抬起了头,望向面露不解的男生,声音非常坚定:“大哥哥,我想上厕所。”


洗完脸深呼吸,柳辰跟着墨小侠出了房间下楼去。她乘机偷偷地观察了一下这座房子,总共四楼——她刚刚睡觉(也或许之前的状态是昏迷)的那个房间就是最高楼——,但房子并不是很大,甚至比较窄,装修也并不华丽。当然啦,她暗自吐槽,其实也是在宽慰自己放松一点房子要是漂亮得不得了那才不对劲。

“啪嗒啪嗒”,穿着棉鞋下来的小姑娘心里总归还是有点七上八下,脑袋里面的弹屏可以刷满整个屏幕:他要带我去哪里?其他人呢?是不算他确实是在唬我?啊我刚刚没有说出什么搞笑台词吧……不是大哥你能不能说句话啊?方才的那个干净帅气温和的男生去了哪里??嗯?啊这个房子好tm奇怪啊,不像是别墅但也绝对不是居民区啊,啊啊挑明了哪有这么奇怪的房型啊……

墨小侠把她带到了二楼客厅(“啊真的是客厅居然跟房间一样大。”),简单明了地让她坐在最里面的沙发上去。柳辰眨了眨眼睛,抱着胸非常拘谨地一一扫过这些墨小侠口中的所谓同伴:一个面无表情的红色杀马特小哥哥,一个很壮很胖的大男生,一个刘海长得遮住半边脸也挡不住其清秀气质的男孩子,和一个模样娇小、非常和善地招呼她过去的粉发漂亮姑娘,然后她果断手脚麻利地穿过这些糙汉子坐在了精致小姐姐的旁边,接着想了想,朝他们歪了歪头示意可以开始他们的解释了。

……结果等了半天都没有一个人开口。所有人,包括漂亮姐姐,都用墨小侠之前看她的眼神意义不明地瞟来瞟去扫来扫去。柳辰身上更是一阵寒战。

视|奸|吧绝对是视|奸|吧?他们有毒吗?柳辰快要压抑不住她心中的呐喊了,于是写作装模作样读作憋里憋气地开口问道:“……你们不准备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吗。

她看到就这么点比她大不了多少岁的孩子在柔软沙发上随意坐着的时候,她差不多就有点底气了——总归不是绑架拐卖。她身上穿着的衣服是她自己的衣服,这也让柳辰放松了点——至少减小了她可能被扒光过的可能性。

那就不得不考虑自称多多的大哥的话了。她,他们,是被某人或者某组织“送”过来的。柳辰不可能知道其原因,其目的,但是这些比她早过来的人总是会知道点什么的。

柳辰需要解释。就算她要逃走,但逃走之前还是要弄清楚她为什么她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这里……更何况“乘机逃走”只是为了平复一下她的心情,真要溜走为什么其他人不溜走呢。

所以她眼神示意盯着她自己的各位小哥哥小姐姐赶紧告诉她真相,不要再看自己了啊啊啊啊。

柳辰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哎哟喂自己又不好看,盯着我干啥子又没有抢你钱呵呵哒啦。

还是墨小侠第一个说话。
“嗯,先介绍一下吧。我再重复一下我的名字好了……M说我的名字是墨小侠,当然后来经过讨论,”柳辰注意到他说这话时眸子暗了下来,“我们认为有这个可能性他提供的是假资料。平常大家都叫我多多,你就这么叫我吧。”

见他还要继续介绍下去,柳辰在心里叹了口气,说:“墨……多多哥,M是谁?为什么你们认为他闲得无聊告诉一个假名字?你这么强调名字,有什么意义吗?”

真的是你都说了名字可能是假的还这么认真,就不能介绍点实质性的东西吗啊?

被称呼“多多哥”的墨小侠同志大概是第一次听别人这么叫他,不自然地抖了一抖,嘴里嘟囔着什么柳辰没有听清的话。然后他扯出了一个微笑:“名字很重要。”

还没等柳辰出言吐槽,那个浑身冰冰冷的红头发大哥就接过了话:“那位自称M的人把所有人关押在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是广义上的——剥夺了我们的记忆,然后逼迫我们去寻找它。找全了,M就说我们可以回去。”

他耸了耸肩,这个动作让他这个个子修长的家伙显得十分好看:“总之,很恶趣味。”

“而我们的记忆资料是绑定了自己的名字的。那么这里存在一个问题:如果M有意恶整我们,提供了不属于我们的名字,那么,得到了不是自己的记忆的我们,以M真的会放我们回去为前提,是否会进入别人的人生?”

“……”



TBC


其实并没有放完 但更多的内容文字版找不到了 那就这样吧

评论(8)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