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今。

你好哟这里阿濯 叫我什么都可以

主混查理九世 黑塔利亚 文豪野犬 全职高手 盗墓笔记 (还有一堆x)

cp吃的相当杂 本命是仏英和太中

目标是成为一个正儿八经的文手 可以写自己喜欢的东西

q号:3199195375 欢迎找我玩噢!(つω`*)

等等……“柒木”这个TAG都能撞嘛……!!【绝望】

贺源。

王子矜刚开始从同桌那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是连着“友善可爱”“相貌好看”“成绩优秀”这几个标签的,以至于她对于这个人最初的印象一直模糊不清,没有一个具体的影子——这三个词太笼统,太单调,太令她觉得反感,如同看过千百张一模一样的优秀试卷,是会批出疲劳的。而野宇学校从不缺人才,王子矜本人更是被吹成学霸中的学霸,天天待在在老师的赞扬、学生羡慕的目光里,所以并不是所有成绩好的人都能被高高在上的小女生所注意的。虽然王子矜从来,从来都没有被别人认为是个乖乖小女生。

“唔,这么厉害的嘛。”她嘴上是这么说的,却在想着:贺源这个名字听上去倒是给人一种清清爽爽的感觉。可毕竟只是一个别的班的人,一天的时间见都不会见到几面,更何况她根本就不知道贺源到底是个长得如何性格如何,于是王子矜几乎就在下一刻把这个,她刚听到就有好感的名字抛在脑后,随即躲藏在记忆里。

‖非原著设定

‖一个看不出是ABO设的小段子

‖故事还未发生前的一段对话


圣斯丁是所很有趣的高中。

比尧婷婷长那么几年的查理就是这么跟她说的。彼时还没有日后那么严重的黑眼圈,也没有挑染银发看上去像个不良少年,邻家哥哥有着股很好闻、很香甜的气息。查理摸了摸矮他不止一点的女孩子,一本正经地说:“你可以考虑去圣斯丁念书。那里可以招收各种各样有才华有本事的学生。”

查理的表弟,婷婷她发小,问题多多眼里的光都要冒出来了。“据说圣斯丁的创始人环游过世界是吗!”“圣斯丁是不是出过很多有名的大人物!”“圣斯丁那里是不是跟我们教学不一样!”“圣斯丁……唔!”

查理十分不客气地拿起桌上的一个包子塞满他的嘴巴。身高的优势就出来了,仗着几十厘米的身高差把一碟盛着包的子盘子举到墨多多根本够不到的地方,笑着看黑发的男孩像只炸了毛的猫似的蹦了起来:“如果你对圣斯丁很感兴趣,我想,你首先要学好你的英语。”



于是,在这种风夹着雪怒号闪电伴着雷声而下冷得不行的夜里,一个斯莱特林,一个拉文克劳,随着“啪”一声,突然狼狈地出现在一个只是模模糊糊见得着轮廓的山洞里。擦了把汗,喘着粗气,脸上那勾起的笑容却怎么也压不平。他们先是看着对方,继而嘴角古怪地颤动憋出几声不成话的音,然后两个刚刚成年没多久的、有着东方精致面容的巫师终于还是放声笑了起来,笑得肚子都痛、眼泪都出来。


谁管将万劫不复。


‖HP paro
‖有私设

“说到底,今年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比赛才是最引人注目的不是吗?”早饭时我听见几个赫奇帕奇咯咯笑着穿过我身边。我揉揉耳朵自忖这几个女孩子说话声音未免真是大到不禁令人怀疑是否是有意时,我突然感觉礼堂最外的那两排连带着整个礼堂的气氛都模糊而又微妙地辗转着变幻了几番。我极端想笑,并且相当恶劣地在心底里比划比划两个球队的队长现在的心里想法以及——噢,我仿佛已经可以看见,或者肯定:胡沙(格兰芬多的傻大个队长)的脑门上已经布满黑线了。


指不定他正在无声吼叫,或者试图用眼神杀死比他大上几个年纪的学姐——虽然这并不是很有礼貌。
但是没有关系,反正这不是我。我边想着边愉快地咬了一口抹上果酱的面包片。是的,反正又不是对我。说来某种意义上那赫奇帕奇生算是打开了今天乃至几个星期后的话题: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魁地奇比赛究竟将鹿死谁手等等啰里罗嗦的语言。而对于霍格沃茨的某种学生来说,今年的比赛重点很明显不是这个。总而言之就是见仁见智。我还是悄悄心疼一下希燕这个清爽果断又干净善良的女孩比较好。
说来我是受不了这些烦人的舆论八卦的,如果有谁敢这么对我,我就给他个封舌锁喉。
——我曾经在暑假里把这种类似的话语跟某位欠扁的斯莱特林聊起过。他挑了挑眉换上了一副装作吃惊的模样,继而用我们这一个年级都深痛欲绝的“唐晓翼式”的嘲讽口气跟我说话。“这可真是非常稀奇。我还充满天真的希望会认为我们的殷灵大小姐会——”他顿了顿,似是清清嗓子,继续说了下去,“会不顾个人身份极其粗鲁地把传话的仁兄徒手揍到不能自理。”他冲我笑了笑:“这才符合我们殷灵的风范。”


……尽管我不知道他究竟在笑什么,但我清楚一点那就是这人真是可恶出了一定程度。

“不,这种行为只会出现在你的身上。”
“噢,那我还是非常荣幸的对不对?”


嗯……我得承认脑海中浮现出的那张笑脸一下子恶心到了我,我觉得我甚至感受到了一丝刚咽下去的食物在胃里翻滚的感觉。大概是我现在的脸色着实不好看,坐我对面的托马斯(托马斯•泰勒Thomas Tailor)奇异地看了我一下又马上低下头吃他的早餐。啊我是不是应该面带微笑祝贺一下他终于学会管住自己的好奇心了。
我干脆拿了杯热茶,泯了一口终于还是望向斯莱特林长桌上。我暗自琢磨要是明天的霍格沃茨报上要是再次出现了“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的级长们在早餐时间不知何因大打出手”这样的新闻倒也是满好玩——要是真这样子的话我猜想那个混蛋斯莱特可能会清清嗓子假正经地说到:“关于这点,我只能非常遗憾地告诉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暴脾气的拉文克劳级长会找我麻烦。但是要是去调查一下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是否有着深远的血缘关系有可能会找到答案噢?”
啊,那可以说要是我引发一个“痛扁斯莱特林唐晓翼”的活动都会有不少人过来叁与了。

但是极为可惜,我并没有看到唐晓翼的身姿,他甚至不在礼堂里。
我慢慢地转回头。唐晓翼还在他们那个阴森森的地下室睡觉,或是在做些其他事情。


——当然根据我多年来的经验十有八九唐晓翼还在睡觉,估计他昨晚又偷偷摸摸滥用职权地跑出去干了什么这样那样的奇葩糟心事,以至睡到现在这个点还没能被他室友喊醒也真人品。噢,有可能希哈姆也睡过头了。
连温莎都睡迟了……那,他们大概要睡到第三节课左右吧。

啧,真没意思。我兴味索然随随便便收拾了一下东西,心中肯定唐晓翼一定是个讨厌鬼,便随着人流去到第一节课的地点。

你的笑容力量☆

查九众人的笑容

#日常描写练笔
#不带查理玩系列
#人物归雷叔ooc归我
#年龄什么的都是未知成迷
#装作这其实有在描写笑容

壹.墨小侠
你无法否认这个整日叫嚣着自己是要成为一名侦探的笨蛋笑起来有多么阳光帅气,头顶上的一撮呆毛似是符合着翘了起来左右摇摆。双手抱胸,抬头得意洋洋毫不掩饰地哼哼唧唧,令些许路人不由好奇地瞧着这个男孩。他笑起来时露出了一口好看的整齐白牙,眼睛绽放出因激动带来的喜悦折射出了惹人瞩目的亮光。

贰.尧婷婷
这个姑娘笑起来的时候很温柔很安静很淑女,甚至有点古人所说“笑不露齿”那种风范。粉色的卷曲长发十分自然地贴在了她的腰上,白皙的肤色显得她如同精致的洋娃娃般惹人怜爱。你情不自禁地捏了捏她柔软的脸颊,她顿时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吐了吐舌头向你扮了一个鬼脸。

叁.胡沙
因为长期吃零食而堆起一个小肚腩的少年此时极其兴奋地拉着你去爬山,你不认认真真地盯着也能想象出这个我大少爷如同孩童般的纯真笑脸。下午一两点的阳光纵使刺眼,也不能使你看不清他脸上神色飞扬。

肆.扶幽
这位才华出众的科学家不善言辞只在几个朋友之间偶尔冒出几句话,他通常带着平淡如水的微笑托腮看着某两个人大吵大闹也不加以制止,最后看见两个大傻瓜像不知道自己几岁了一样依然互相闹气才忍不住“噗嗤”一声。他可能会端上一杯咖啡笑眯眯地细细品尝,就像年少时期时间从指缝间悄悄溜走般岁月安康。

伍.亚瑟•冯•蒙哥马利
你永远不知道他的笑容到底出自何意,明明船王表面上笑得和蔼可亲背地里随时都有可能狠狠地给人一刀,好像当时的灿烂笑容里暗藏杀意密布只能怪自己智障没有察觉。每次与他聊天你都能感受到一股由脊椎上升的压迫感,分明地给你提醒对面那位现在装得无比幼良一脸无辜的美少年分明就是历经百年时光出手极稳准确狠辣的大西洋船王——亚瑟•冯•蒙哥马利。

陆.唐晓翼
他笑得桀骜不驯放荡不羁,嘴角勾起的冷冽弧度带着极为明显的轻视心态是他年少轻狂的最好证明,犹如火焰快速地燃烧扫起满纸荒唐,那个唐装少年挥手离去的背影犹如烙印一般刻在你的记忆里。透过风沙你能看见披风猛得鼓起,他回头给你比了一个笑脸,充满笑意的黑色瞳孔里承载着你没法感受的一切。

fin.

瞎写八写地练笔.我怀疑我毁了任何一个角色.

关于亚瑟•柯兰克

#小练笔
#APH海盗英相关
#装作有“你”这个人
/这是你第一次看见那个时期的英|国,他露出你熟悉的桀骜神色,半眯着眼睛无比不屑地瞧了瞧你。你看见此时的他高傲至极残酷冷漠,白净的手上沾过的血迹是你无法想象。
/他坐在象征最高权力的王椅上,身着华丽的军装,将二郎腿翘得老高,手持一把上等石楠木制作的烟斗,熟练地吐出一圈圈的烟。这样子的英国完美地跟这富丽堂皇的房间融为一体,你得承认这样子的他配的上这一切——财富、权力、地位。
/他用那颜色绿得如同翡翠的眼像看着他的囚犯一样看着前方——这双眼睛也曾温和得如同贝加尔湖畔——现在你能够无比清晰地看见半掩在里面的野心勃勃雄心壮志,它们见证过无数重要时刻,将千年时光浓缩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