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宙燃烧

你好!我是余舟


头像作者顾南 勿抱


主混查理九世 一人之下 等等等等

cp吃的相当杂 本命是伞修

目前的西皮雷点是全职高手all叶

关注和红心不代表一定喜欢

 不知道什么时候揉出来的 觉得有点萌

总之是贺源小时候的大头照~

我本来就是想把贴吧上的都搬运过来然后删掉的……现在看来没太有脸搬运 但删了也觉得好可惜……

有没有人知道贴吧帐号怎么注销啊(

【查九】梦里什么都有

标题来自曲儿


原女出没 唐大大没有出场 



柳辰知道她在做梦。她感觉自己下沉于水中,但能睁开眼睛也能自由呼吸——神奇——各种意义上的。她悠哉悠哉,不合时宜地想这种梦境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有的。

这也许是海,并不是很深,阳光还能透过海水照出一片光亮。游鱼从她身边飞过,珊瑚在她面前闪过,一切都只是片刻出现,柳辰曾肆意想象过的海洋种种在她的梦里好像不是很重要。

因为梦境中另有主角。


“醒醒啦!醒醒!”一个比较干净的陌生男声使柳辰脱离了梦,继而猛烈地呼吸,手脚忙乱地爬了起来,无比迷茫地抬起了头,就瞧见一个穿着蓝色方格吊带裤的大男孩脸色复杂地看着自己,当场激得柳辰身上一激灵,完全不在意她刚刚做过的那场无比神奇的梦。

这谁??干嘛这么看我??……我在哪啊不会被绑|架了吧……?

柳辰脑海一片空白,不自主地捏紧了床单往后靠,这才注意到了她正躺在一张床上。哪有被绑小孩安安稳稳地睡在一张正经床上的?环顾一下四周,也是一个较为整洁的房间,不是什么脏乱破的老窖子。于是她便松了一口气,可是心中疑惑未减,便脱口而出道:“……你谁?”

其实扪心自问,她心中的疑问太——多了:我怎么来这的?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为什么你也会在这里?用这么变|态的眼神看着我?还把我叫起来?有事吗?除了你还有别的小孩吗?如果还有那这里是不是什么被拐|小孩聚集地啊?他妈那你还乱动乱走你是头头吗?

到后来心思已经发展成了非常自然的吐槽。

那个被柳辰暗自bb是个变|态的男孩沉默了一会,然后露出了一个明朗中略带惊讶的表情:“我大概叫墨小侠,不过还是直接叫我外号多多吧。”

柳辰抿嘴。这娃不会是傻的吧……什么叫大概啊?我俩刚刚见面就喊你外号?这位大哥你未免太自来熟了吧?
大概是她已经快要控制不住翻白眼的趋势,导致自来熟小哥马上明白了自己话语间的问题,所以“似乎是”叫墨小侠的男生马上解释:“这不是我神经病啦。我,和我的同伴,都是些被大概是消除记忆送过来的人,我们不能确定自己真实名字。还不如长久相处下来取的小外号更加深入人心呢。”

他接着说:“我当初过来的时候魂都要没了,你这么冷静真是……佩服你啊。”

卧|槽……这信息有点大。
不是他在唬我,就是我在做梦。这么想着,柳辰面不改色地狠命掐了自己的脸蛋一把。

靠!好疼!

她边在内心苦兮兮揉揉无辜受伤的脸,边确定自己穿着衣服裤子翻开被子下了床。没成想站都没有站起来,男生马上抵了过来,不可思议地说道:“你想去哪里?难道你一点也不好奇其他事情吗?还是说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吗。难道你现在记得你的名字?”

废话。如果本巨|巨我出现了你唬人的小说情节,现在还不是吓得半|死噢。柳辰真心想翻白眼,她感觉眼前的人完全把她当白|痴处理。

你才白|痴!就算声音很好听你也是白|痴!人贩子大哥咱俩就不能坦诚一点吗!逗一个有智商的初中生很好玩吗!

不对。就算他是在唬人也不应该发出“我不知道自己名字”的感慨呀……

柳辰猛得一抬头,只见墨小侠黑色眼睛里一片坦荡,就差往脸上写“耿直”俩打字了。

不会吧……他居然说的是实话。他居然真的不认为我记得自己的名字,身份……他居然真的就是这样。这种时候骗人就是混球傻蛋,更何况我与他素未相识。

他,他们,都不确定,都不记得。这些人——如果确实还有别人的话——是没有记忆地出现在这个地方的。

我的天啊。柳辰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冷汗从身上一点点冒出来。过了这么长时间,她心中终于有了那么点名叫“恐惧”的心情,彻底回了神,认知到她是跟一群忘记过往的人呆在了一起,而她自己是最为特殊的一个。

稳住,稳住,不管怎样,先配合他,把这件事情蒙混过去,搞清楚这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找机会跑掉,就是这样。

柳辰慢慢地抬起了头,望向面露不解的男生,声音非常坚定:“大哥哥,我想上厕所。”


洗完脸深呼吸,柳辰跟着墨小侠出了房间下楼去。她乘机偷偷地观察了一下这座房子,总共四楼——她刚刚睡觉(也或许之前的状态是昏迷)的那个房间就是最高楼——,但房子并不是很大,甚至比较窄,装修也并不华丽。当然啦,她暗自吐槽,其实也是在宽慰自己放松一点房子要是漂亮得不得了那才不对劲。

“啪嗒啪嗒”,穿着棉鞋下来的小姑娘心里总归还是有点七上八下,脑袋里面的弹屏可以刷满整个屏幕:他要带我去哪里?其他人呢?是不算他确实是在唬我?啊我刚刚没有说出什么搞笑台词吧……不是大哥你能不能说句话啊?方才的那个干净帅气温和的男生去了哪里??嗯?啊这个房子好tm奇怪啊,不像是别墅但也绝对不是居民区啊,啊啊挑明了哪有这么奇怪的房型啊……

墨小侠把她带到了二楼客厅(“啊真的是客厅居然跟房间一样大。”),简单明了地让她坐在最里面的沙发上去。柳辰眨了眨眼睛,抱着胸非常拘谨地一一扫过这些墨小侠口中的所谓同伴:一个面无表情的红色杀马特小哥哥,一个很壮很胖的大男生,一个刘海长得遮住半边脸也挡不住其清秀气质的男孩子,和一个模样娇小、非常和善地招呼她过去的粉发漂亮姑娘,然后她果断手脚麻利地穿过这些糙汉子坐在了精致小姐姐的旁边,接着想了想,朝他们歪了歪头示意可以开始他们的解释了。

……结果等了半天都没有一个人开口。所有人,包括漂亮姐姐,都用墨小侠之前看她的眼神意义不明地瞟来瞟去扫来扫去。柳辰身上更是一阵寒战。

视|奸|吧绝对是视|奸|吧?他们有毒吗?柳辰快要压抑不住她心中的呐喊了,于是写作装模作样读作憋里憋气地开口问道:“……你们不准备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吗。

她看到就这么点比她大不了多少岁的孩子在柔软沙发上随意坐着的时候,她差不多就有点底气了——总归不是绑架拐卖。她身上穿着的衣服是她自己的衣服,这也让柳辰放松了点——至少减小了她可能被扒光过的可能性。

那就不得不考虑自称多多的大哥的话了。她,他们,是被某人或者某组织“送”过来的。柳辰不可能知道其原因,其目的,但是这些比她早过来的人总是会知道点什么的。

柳辰需要解释。就算她要逃走,但逃走之前还是要弄清楚她为什么她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这里……更何况“乘机逃走”只是为了平复一下她的心情,真要溜走为什么其他人不溜走呢。

所以她眼神示意盯着她自己的各位小哥哥小姐姐赶紧告诉她真相,不要再看自己了啊啊啊啊。

柳辰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哎哟喂自己又不好看,盯着我干啥子又没有抢你钱呵呵哒啦。

还是墨小侠第一个说话。
“嗯,先介绍一下吧。我再重复一下我的名字好了……M说我的名字是墨小侠,当然后来经过讨论,”柳辰注意到他说这话时眸子暗了下来,“我们认为有这个可能性他提供的是假资料。平常大家都叫我多多,你就这么叫我吧。”

见他还要继续介绍下去,柳辰在心里叹了口气,说:“墨……多多哥,M是谁?为什么你们认为他闲得无聊告诉一个假名字?你这么强调名字,有什么意义吗?”

真的是你都说了名字可能是假的还这么认真,就不能介绍点实质性的东西吗啊?

被称呼“多多哥”的墨小侠同志大概是第一次听别人这么叫他,不自然地抖了一抖,嘴里嘟囔着什么柳辰没有听清的话。然后他扯出了一个微笑:“名字很重要。”

还没等柳辰出言吐槽,那个浑身冰冰冷的红头发大哥就接过了话:“那位自称M的人把所有人关押在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是广义上的——剥夺了我们的记忆,然后逼迫我们去寻找它。找全了,M就说我们可以回去。”

他耸了耸肩,这个动作让他这个个子修长的家伙显得十分好看:“总之,很恶趣味。”

“而我们的记忆资料是绑定了自己的名字的。那么这里存在一个问题:如果M有意恶整我们,提供了不属于我们的名字,那么,得到了不是自己的记忆的我们,以M真的会放我们回去为前提,是否会进入别人的人生?”

“……”



TBC


其实并没有放完 但更多的内容文字版找不到了 那就这样吧

【温唐】一次对话


原著背景




一次对话

“唔......温莎啊。”

“?”

“假如有一天,假如,我走了,去外面了,以后很难看到你,你什么想法。”

“杀了你。”

“?????”

“开玩笑的啦~但这还用得着问吗。”

“怎么说。”

“奇怪,你哪次跑出去玩不带上我?你要去冒险也好逃课也好,不跟我一起去,这就是你的损失了。”

“......不要以为你这么说了就能掩饰你上次把我给卖了的事实。”

“哎~这么说好过分,明明那种时候了,不说出来我们就都要倒大霉好么。”

“......也是。”

“嗯哼~”

......

......

“唐,我觉得你今天很奇怪呀。”

“没事少打听。”

“噢。”

......

......

“温莎——”

“唐——”

“我先说。”

“来~”

“我以后要是真的先走了,你可不要怪我。”

“......我感觉你这句话很有歧义。”

“呵呵,少废话,赶紧答应我。”

“答应就答应咯。毕竟我会找到你的——”

“你找不到的。找不到也不能找。”

“......”

“唐晓翼,那礼尚往来,你也一定要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我看看。”

“你绝对不许丢下我。”

“......”

“妈的。”


Fin

标题等正文放出来再打


片段 正文还没有产好 产好这篇就删了

你们可以猜猜这是个什么设定 猜出来就一定码好 哎嘿(没人看的 难过




少年出现的时候,这里还没到夏天,天气还没热起来,离果实成熟还有好一阵子。明明是花儿都要凋零的日子,他却从远远的北方带来了春天的香气——奇怪,他那里难道不都是沙尘满天飞的吗。

 

是啊,沙精灵漫天都是,他们会从人体的这一个角落飞到那一个角落,带来毒素,传播细菌,一个个人类因此丧生。起来超~可怕。所以我翻山越岭,趟过刀山,下过火海,才来到你这里。

叶修讲故事的时候拥有魔力,使人身临其境,又或许是因为他是故事的主角,因此讲得格外卖力。苏沐秋看着眼前这个新晋同居人:“你刚才是在开玩笑?”沙精灵是什么?

新晋同居人回答:“我家保姆从小用来哄骗我和我弟的童话,以此警告我们不要出门乱晃。”

......一个个人类因此丧生......这不是给小孩子讲的童话吧??

也许吧,叶修看起来很平淡,对此毫不在意,他问:“那你们讲什么?”

......?虽然感觉这个问题非常奇怪(南北差异这么大吗?),他说:“你要听啊?”

嗯啊嗯啊。于是苏沐秋清清嗓子:“从前有一个公主,她从小发黑肤白,唇红齿皓,越长大美丽的就越不可一世......”

夜晚,被云朵层层遮住的月儿只露出一小点,散发出了白白的光泽,尽管没有看到全部,却也是优雅的,是美的。他们打了一中午的架,聊了一下午的话,心中一片光明,前程似锦。之后好几个夜里,苏沐秋都是想着那天晚上的海上月和眼前人入睡,神色平静,嘴角带笑。

 

 

他们一见如故,交好速度如此迅速,彼此间有不少事情都没来得及说清楚就已经是躺在一张床上的关系,想想真有趣,人类都是这样可以这样信任同伴的吗,苏沐秋刷着牙想。

那个时候他们还穷,房子小隔音差,一个人起来的动静足以吵醒另一个人,但是叶修的态度是:你起你的,敢吵醒我我就有本事让你这天都不安宁。起床气非常严重。大少爷脾气,苏沐秋尽量保持安静,内心哼哼。其实真要把叶修弄醒那也得是不小的声音了,绝对是故意的,人家有理由把人折腾的一天不得安宁。

叶修绝对是个夜行生物,皮肤苍白,黑眼圈浓重,白天气质充满懒散困倦,晚上倒非常精神,所以他们大部分的活动都集中于晚上——苏沐秋不太介意,真要说起来他也喜欢在晚上做事。

他夜视能力很好,拥有有力的大腿和手臂,线条流畅的身躯,和十分敏感的直觉,相比起泛泛众生,他不太像个人,倒更像个野生动物,比如狼。叶修是这么吐槽的。

“哪能跟你比啊,叶修大大真是才思敏捷直觉准确,才几天下来居然就知道真相了,看来我得考虑找个机会封你口了。”苏沐秋是这么还嘴的。

“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咯。”

在刚刚从沾满了鲜血的场地回来的路途中,两个人又打起来了。

几个孩子的设定

都是想到哪写哪


三班的孩子


姓名:吴今

性别:女

生日:0303

身高:153

体重:45kg

人生感想:你暗恋对象就是你暗恋对象

座右铭:活得快乐

目前人生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件事:我感觉自从升到中学之后就再也没有情绪波动了……人生真奇妙

目前最想要去做的事情:……私 私奔?!


姓名:宋只泯

性别:女

生日:0825

身高:170

体重:52kg

人生感想:不去在乎别人真难啊

座右铭:不 要 说 话

目前人生中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跑到宿舍途中看到体育馆上面出现了空中阁楼 转眼就没了 也忒玄幻了点

目前最想要去做的事情:放送心情 去医院检查一下


姓名:蒋黎黎

性别:女

生日:1111

身高:163

体重:48kg

人生感想:老子没有感想

座右铭:有钱万岁

目前人生中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来到这个学校本身印象就很深刻了!

目前最想要去做的事:在家养老


就先这样 发现我企鹅里面有好多设定啊……开心


姓名:贺明

性别:男

生日:1010

身高:180

体重:59kg

人生感想:世界上真的有智慧与美貌并存的人生赢家

座右铭:我的东西就是我的 你的东西还是我的

目前人生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件事:接吻

目前最想要做的事:探索古堡


姓名:叶豫宏

性别:男

生日:1109

身高:175

体重:50kg

人生感想:装逼绝对不会讨女生喜欢的

座右铭:爱咋咋地

目前人生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件事:空中楼阁 阁楼里有人

目前最想要去做的事:去操场跑圈啊啊啊啊



看了看今年年初的吐槽……突然震惊了 因为今年下来一个更加令我恶心的人出现了!这波打脸我一点都不高兴……


181006

很难过

几个脑洞和梗……不知道什么时候写(世界爆炸时) 以及虽然知道不会有人看到但还是说一声勿抱



1.陆琼 一个伪学PA

笔记本上有详细描写老福特上就不再挂了 放在第一个的目的是希望我能赶紧码……赫赫


2.乔唐 一个有大量私设的AU

一句话介绍:(被预言终会重振起家族)乔治见证了被神诅咒的唐晓翼的死亡。

也是之前想着“这个世界上有三个人知道他的秘密”梗的后身

因为脑洞太大完善私设加太多了东西……有点想吐

而且也不知道怎么动笔 总感觉涉及到了麻烦的领域quq


3.殷婷 ABO学PA 双O

原来就是想写甜甜甜 纯粹作练笔 但愈发感觉有脑洞爆炸的嫌疑……还是感觉码了以免后患无穷(不)


4.也青 很不娱乐圈的娱乐圈PA

只是想写 还没有具体的想法嗯


那么就先是这四个(。)再没写出来前不许动其它想法(。)警告 警告



老墨鱼:

       今天刷空间看到了两条挂文的图,让我狠狠的胆寒了一次。


  我的确不了解整件事的细枝末节,我只说我看到的。文章情节是这样:


  原著中象征正义与骑士道的一名男性配角救了一群被人逼迫的娼丨妓,幕后黑手报复,把他残害成了人丨棍后丢在垃圾桶旁,有一个男人把他救回家,照顾他,和他做丨爱,一起生活。


  这篇文一开始打了路人x角色的tag、角色tag,有直接的性丨爱描写,其余我不清楚。


  挂人图中除了文章内容节选之外,还有原文的评论截图,所看到的几条都是说“温馨”“甜文”“觉得可爱”“打call”,甚至在tag下,我还看到了有人画了这名角色的人丨棍图,送给这位作者。


  这位作者搞过一个抽奖,截图显示礼物中有“成丨人用品”,送没送不知道,只是的确看到了这样的字眼。但据我所知,作者本身也是未成年。


  


  我不想谈论任何关于“圈子”“对家”“挂人”“撕逼”“ooc”的问题,我所针对的不是这一位作者,也不仅是这一篇文,如果想撕逼,我不必连角色姓名都隐藏。


  也恳请看到这些文字的各位,就事论事,不要对这位作者及其粉丝进行公开或私下的人身攻击,以正义之名伤害他人的行为没有一丁点正义可言。


  我所想说的是其中展现出来的扭曲的价值观,以及其影响力、传播性,还有文字和语言的力量。


  


  今天看到之后,我把文章内容和评论的截图给几个朋友看过,也讨论过,我们都觉得这件事是真的让人后背发凉。


  其中两个朋友都是写东西的,一个是圈内人,一个是自己做公众号的,我们对这件事看法很统一。


  


  一个人只要在公众视线当中,就不可能有绝对的自由。


  一个在公众视线中搞创作的人,要对自己所展示出来的任何东西负责,哪怕是一个字、一条线、一秒钟的视频片段。


  若没有这个觉悟,迟早会带来承受不起的恶果。


  


  这篇文所在的圈子受众年龄偏低,大多是还没有形成完整三观的中小学生,几乎没有成熟的判断力,同时这个年纪的人都喜欢寻求刺激,好奇心重,有叛逆心理,这是每个人都有的成长过程,是一个必经的了解世界的过程。


  在这样的环境下,这篇文所造成的影响是极其严重的,甚至可以说恶劣。


  一个代表了正义的男性角色,被残害之后,施暴者没有得到任何制裁和惩罚,而这个男性角色满足于被饲养,感动于被施舍,最后整篇文让读者产生了温馨、可爱的感觉。


  这不是所谓的甜文,这是在未成年面前,对罪恶的过度扭曲和美化。


  


  挂人图上将这篇文和之前影响恶劣的“儿童邪典视频”归为一类,我觉得不存在任何抹黑污蔑和诋毁,只有影响范围大小的区别。


  受众都是未成年人,所展现的都是超越了道德底线的价值观。


  在知道自己的粉丝中有未成年人时,发表出这样的文章之后,不是仅仅一个预警就可以不对这篇文负责的,在造成了负面影响之后,也不是一个删文道歉退圈就可以弥补的。


  


  看看那些粉丝的评论,那张笔触还带着稚气的人丨棍图,我只觉得可怕。


  我的朋友中有两个孩子的父母,有正在备孕的夫妻,有新婚燕尔的爱侣,我以后可能也会成为母亲,我不敢想象看到我们下一代满心欢喜画出这样的图时,内心会有多么恐惧和绝望。


  


  我小时候,经常在街上看到残疾的小孩在乞讨,我觉得他们很可怜,就问妈妈,为什么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要让他们出来乞讨?妈妈说,很多这样的孩子都是被坏人抢走的,用各种方式把他们弄残疾,然后把他们撵到街上乞讨,每天讨的钱都要交给坏人,钱少了还会挨打。


  从那以后,家里人叮嘱我注意安全时我都非常听话,因为我不想变成在街上乞讨的小孩。


  这就是语言对一个孩子的影响力。


  同样的,我也不敢想象被扭曲价值观所影响的孩子,以为这些被残忍对待的孩子,背后都有一个“温馨”的故事。


  


  我的粉丝不多,影响力也没多大,我只能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关注我的人负责,对我自己发表出来的所有东西负责。


  


  书生何必动刀戟,笔墨已是诛心言。


  引以为戒。


  


       ————————————————————————


       在和朋友及评论里讨论过之后,我了解了一些事情,觉得自己这篇文章仍然有失偏颇,所以趁这篇文章影响力还在的时候加几句话:


       小众文化没有错,小众爱好者也没有错,重点是这样的文化有一条线,特别是在国内没有分级制度的大环境下——不能展示于普通大众面前,不能给普通大众造成负面影响,特别是未成年人。


       说的俗气一些,关了门做丨爱是情丨趣,开着门做丨爱就是淫丨秽了。如果开着门做丨爱还给成长期的青少年观赏,并告诉他们这是正确的,是温馨的,是甜蜜的,那很有可能会触及法律底线。


       但就事论事,在这件事中我们应该关注并反思的是,如何避免r18g文化在公众范围传播,避免未成年人过早接触这样的文化。在没有分级制度及完整的封闭性文化圈时,创作者应该怎样处理自己涉及小众文化的作品,这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人,也防止整个同人文化圈被“一刀切”。而不是喜欢这种文化的人都是变态,需要被制裁。我们普通人更不是所谓“正义的制裁者”。


       在了解到一些事情之后,我觉得挂文图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不太理智的煽动性,以保护孩子为出发点是好的,但不公正。


       这件事中心的作者及其粉丝也是未成年人,同样需要保护。


       任何文字都有力量,尤其是愤怒之下说出的话。在群情激愤的时候,为了保护未成年人而对另一些孩子恶语相向、人身攻击甚至是威胁人肉,恳请看到这里的各位,包括我自己,冷静下来好好反思这样的行为对他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这种行为之中究竟有几分是真正的正义。




  这篇文章在任何平台,永远开放转载。



心灵收集站

寒假摸鱼 

是原创姑娘 内含不明显的原创百合
想了想打了个原创TAG 如果麻烦的话就删TAG

心灵收集站

cp 李落兰x王子矜

大部分与那两班班长相识的人,给她的评价都是相当之高的,高得让不认识李落兰的人都以为她是个善良而出众的角色。就那么点寥寥数人知道,她那张皮囊下面还用层层柔软棉絮会
着带着毒的糖浆襄住的真情实意,结合她脸上同情的表情,有多么具有讽刺意义。

说说李落兰这人,明明顶着一张清纯干净的脸蛋,有着一副溫柔甜蜜的嗓音,看上去是乖乖坐在椅子上笑眯眯地看着你,喉咙发出了最最诚恳而显得同情的话语,似是上帝怜惜世间悲慘事而派下的天使,实际上她正内心大声嘲笑所有因困苦而彻底无用的失败者,那些毕生碌碌无为的人根本不会被她看在眼睛里。可是不管对谁,上帝使者李落兰总是亲切的可爱人儿,她所鄙夷的平庸人或是愚蠢者不会感到她内心的讽刺的语言,而是把她当作交心的朋友,可以对她说出真相不会有什么顾忌。

她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管碰见哪位妖魔鬼怪,不管内心感情似潮涌动,抬头第一个表情准是淡淡的微笑,只要不是某个随时随刻都可以吵起来的大小姐,李落兰如果愿意就能
为对方带来一场知心小天使的简单谈话。

果然看见这种小智障无比信任的眼神就觉得好好笑啊。实在是非常有趣啊啊啊啊。

李落兰这么跟熟人聊天的时候,心里实际是在想:为什么要觉得我是个好人呢,一个比我都要清楚我自己的某位大小姐可从来不觉得我是个好人耶。啊想想就好笑。

毕竟短发女生也只是一个初中女孩而已,尽管她仿佛优秀得超过了成年人的才智和坚定信念而必将受世界瞩目,但是李落兰内心依然柔软一只是柔软中藏放了那些不属于这个年龄的
利刃。只要她想,她定能用这把贴满了“‘我叫温柔’的所谓温柔”的刀子割出一颗颗赤裸裸的人心一时间问题罢了。李落兰充满自信,无所畏惧,顽劣成性。

她自己的呢,她自己那颗嘭嘭跳动的真心呢,李落兰想都不会想,她会笑嘻嘻的:“啊,我不想要它了。

因为我早就丢给一个人了呀。

FIN.

寒假的摸鱼前几天补好 文风差距还是很大的……。







拆了自家姑娘西皮我居然只有暗搓搓暗搓搓 药丸药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