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宙燃烧

你好!我是余舟


头像作者顾南 勿抱


主混查理九世 一人之下 等等等等

cp吃的相当杂 本命是伞修

目前的西皮雷点是全职高手all叶

关注和红心不代表一定喜欢

赠与你春天般的芬芳




赠与你春天般的芬芳


原创 没有剧情




  我见到她的时候在学校的小花园里,只是花早凋了。冬天,下雨,不是很大,吹得人脸颊都是凉冰冰的,南方的雨。


  我知道她的名字——王子衿——实际上我们学校的人都听过,永恒的成绩第一,站在讲台上脸色冷冷的,非常冷淡、冷漠,比这雨还要使人感到寒意。他们这么说。


  我不觉得冷。至少没这雨冷。


  我想跟她说,子衿,这天真的蛮糟糕的,你赶紧回去免得生病呗。但这是我们今年来第一次说话,我不想让它变得太生硬,太敷衍,但我也不知道怎么打破这局面了,我不太会说话。她看上去也不冷,我抖三抖的情况她倒坐得笔笔直直。我只好看着她。


   短发齐肩,黑色镜框,身材娇小。只有这三个标签的话,倒是跟学霸这个名声是不违和的。但是她眼睛里的色彩过于淡漠,失了这个年龄特有的天真浪漫,也没有小说里主人公年少老成的世故,像是一个被迫出走的旅者,她看花朵凋谢,看树木枯死,如同看别人起高楼,看别人宴宾客,皆与她无关,连一点点的感慨都不给。人们看她不会觉得这个人学习好,因为学习是跟拼搏挂钩的,人们只会觉得这个小孩很没有灵气,难听可以说是死气沉沉,确实是这样的,同龄的孩子都在笑声哭声喊叫声成长,她却一潭死水无悲也无喜,就这么冷冷清清一人向前走去,甚至就这么站着。


  这里的风不是刀子,不会割破脸皮,它们会慢慢渗入骨子里,从里至外都感到不适,感到寒冷,有什么东西逐渐凝固。


  我叹了口气,搓了搓胳膊,实在是太冷了,有点想点燃火炬,有点想看火焰冲天,燃烧着的火焰会舞蹈,非常漂亮非常华丽。我猜测王子衿也会喜欢。当然那个人不会是我了。


  在她沉默、我胡思乱想了十分钟后,我对她说:“我们走吧。”


  她定定地看了我五秒,勾起了一个很小很小的笑容,她问:“去哪里呢。”


  去天堂吗?去地狱吗?去人间吗?我们已经在天堂,我们已经在地狱,我们已经在人间。有人悲伤时欢笑,有人欢笑时流泪,还有人无悲无喜无愿无念。


  啊,我们哪里都能去。雨水沾湿了我的头发。我告诉她,随便怎么样都行,先会教室呗?


  她的笑容大了一点:“这有什么用呢?我是个孤儿了。”我无处可去。


  花儿已经凋谢,树木已经枯死,死人不再复活。她至亲之人已离去,给予她最温暖的庇护所的人已无力提供。


  我看着她。眼睛睁的大大的,清清明明的,没有水光。


  这里的风是刀子,会突然割伤你的面颊,血液汩汩涌出,破坏你的外貌,破坏你的大脑,让你失去痛觉,失去共情心,失去流泪的能力。自那之后,内心无悲再无喜。


  我没有办法了。


  我往前一步,弯腰抱住她。


  我说:“你不是孤儿。”


  “而逝者永不消逝。”


  她的身体颤了颤,抱住了我。她凑到我耳边:“我就是啊,别不动脑子说话了。”声音很飘。


  “但是还是谢谢你了。”这下感觉有点实在的分量了。


  “谢谢你,谢谢你。”


  我余光中看见她,没有表情,没有泪水,但眼神变得有点温度了,有点像初春时节。


  就这样吧。伤痛会很久很久之后才能愈合,我想送给你东西可能也要很久很久之后才能给你,但是这样就很好了,真的很好了,气温没有明显的上升,但是雨已经停了。


  

FIN.


  

  

  


  

m

.......最近怎么回事啊 怎么一个个都删号了我日 

妈的晴天霹雳

 不知道什么时候揉出来的 觉得有点萌

总之是贺源小时候的大头照~

我本来就是想把贴吧上的都搬运过来然后删掉的……现在看来没太有脸搬运 但删了也觉得好可惜……

有没有人知道贴吧帐号怎么注销啊(

【查九】梦里什么都有

标题来自曲儿


原女出没 唐大大没有出场 



柳辰知道她在做梦。她感觉自己下沉于水中,但能睁开眼睛也能自由呼吸——神奇——各种意义上的。她悠哉悠哉,不合时宜地想这种梦境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有的。

这也许是海,并不是很深,阳光还能透过海水照出一片光亮。游鱼从她身边飞过,珊瑚在她面前闪过,一切都只是片刻出现,柳辰曾肆意想象过的海洋种种在她的梦里好像不是很重要。

因为梦境中另有主角。


“醒醒啦!醒醒!”一个比较干净的陌生男声使柳辰脱离了梦,继而猛烈地呼吸,手脚忙乱地爬了起来,无比迷茫地抬起了头,就瞧见一个穿着蓝色方格吊带裤的大男孩脸色复杂地看着自己,当场激得柳辰身上一激灵,完全不在意她刚刚做过的那场无比神奇的梦。

这谁??干嘛这么看我??……我在哪啊不会被绑|架了吧……?

柳辰脑海一片空白,不自主地捏紧了床单往后靠,这才注意到了她正躺在一张床上。哪有被绑小孩安安稳稳地睡在一张正经床上的?环顾一下四周,也是一个较为整洁的房间,不是什么脏乱破的老窖子。于是她便松了一口气,可是心中疑惑未减,便脱口而出道:“……你谁?”

其实扪心自问,她心中的疑问太——多了:我怎么来这的?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为什么你也会在这里?用这么变|态的眼神看着我?还把我叫起来?有事吗?除了你还有别的小孩吗?如果还有那这里是不是什么被拐|小孩聚集地啊?他妈那你还乱动乱走你是头头吗?

到后来心思已经发展成了非常自然的吐槽。

那个被柳辰暗自bb是个变|态的男孩沉默了一会,然后露出了一个明朗中略带惊讶的表情:“我大概叫墨小侠,不过还是直接叫我外号多多吧。”

柳辰抿嘴。这娃不会是傻的吧……什么叫大概啊?我俩刚刚见面就喊你外号?这位大哥你未免太自来熟了吧?
大概是她已经快要控制不住翻白眼的趋势,导致自来熟小哥马上明白了自己话语间的问题,所以“似乎是”叫墨小侠的男生马上解释:“这不是我神经病啦。我,和我的同伴,都是些被大概是消除记忆送过来的人,我们不能确定自己真实名字。还不如长久相处下来取的小外号更加深入人心呢。”

他接着说:“我当初过来的时候魂都要没了,你这么冷静真是……佩服你啊。”

卧|槽……这信息有点大。
不是他在唬我,就是我在做梦。这么想着,柳辰面不改色地狠命掐了自己的脸蛋一把。

靠!好疼!

她边在内心苦兮兮揉揉无辜受伤的脸,边确定自己穿着衣服裤子翻开被子下了床。没成想站都没有站起来,男生马上抵了过来,不可思议地说道:“你想去哪里?难道你一点也不好奇其他事情吗?还是说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吗。难道你现在记得你的名字?”

废话。如果本巨|巨我出现了你唬人的小说情节,现在还不是吓得半|死噢。柳辰真心想翻白眼,她感觉眼前的人完全把她当白|痴处理。

你才白|痴!就算声音很好听你也是白|痴!人贩子大哥咱俩就不能坦诚一点吗!逗一个有智商的初中生很好玩吗!

不对。就算他是在唬人也不应该发出“我不知道自己名字”的感慨呀……

柳辰猛得一抬头,只见墨小侠黑色眼睛里一片坦荡,就差往脸上写“耿直”俩打字了。

不会吧……他居然说的是实话。他居然真的不认为我记得自己的名字,身份……他居然真的就是这样。这种时候骗人就是混球傻蛋,更何况我与他素未相识。

他,他们,都不确定,都不记得。这些人——如果确实还有别人的话——是没有记忆地出现在这个地方的。

我的天啊。柳辰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冷汗从身上一点点冒出来。过了这么长时间,她心中终于有了那么点名叫“恐惧”的心情,彻底回了神,认知到她是跟一群忘记过往的人呆在了一起,而她自己是最为特殊的一个。

稳住,稳住,不管怎样,先配合他,把这件事情蒙混过去,搞清楚这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找机会跑掉,就是这样。

柳辰慢慢地抬起了头,望向面露不解的男生,声音非常坚定:“大哥哥,我想上厕所。”


洗完脸深呼吸,柳辰跟着墨小侠出了房间下楼去。她乘机偷偷地观察了一下这座房子,总共四楼——她刚刚睡觉(也或许之前的状态是昏迷)的那个房间就是最高楼——,但房子并不是很大,甚至比较窄,装修也并不华丽。当然啦,她暗自吐槽,其实也是在宽慰自己放松一点房子要是漂亮得不得了那才不对劲。

“啪嗒啪嗒”,穿着棉鞋下来的小姑娘心里总归还是有点七上八下,脑袋里面的弹屏可以刷满整个屏幕:他要带我去哪里?其他人呢?是不算他确实是在唬我?啊我刚刚没有说出什么搞笑台词吧……不是大哥你能不能说句话啊?方才的那个干净帅气温和的男生去了哪里??嗯?啊这个房子好tm奇怪啊,不像是别墅但也绝对不是居民区啊,啊啊挑明了哪有这么奇怪的房型啊……

墨小侠把她带到了二楼客厅(“啊真的是客厅居然跟房间一样大。”),简单明了地让她坐在最里面的沙发上去。柳辰眨了眨眼睛,抱着胸非常拘谨地一一扫过这些墨小侠口中的所谓同伴:一个面无表情的红色杀马特小哥哥,一个很壮很胖的大男生,一个刘海长得遮住半边脸也挡不住其清秀气质的男孩子,和一个模样娇小、非常和善地招呼她过去的粉发漂亮姑娘,然后她果断手脚麻利地穿过这些糙汉子坐在了精致小姐姐的旁边,接着想了想,朝他们歪了歪头示意可以开始他们的解释了。

……结果等了半天都没有一个人开口。所有人,包括漂亮姐姐,都用墨小侠之前看她的眼神意义不明地瞟来瞟去扫来扫去。柳辰身上更是一阵寒战。

视|奸|吧绝对是视|奸|吧?他们有毒吗?柳辰快要压抑不住她心中的呐喊了,于是写作装模作样读作憋里憋气地开口问道:“……你们不准备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吗。

她看到就这么点比她大不了多少岁的孩子在柔软沙发上随意坐着的时候,她差不多就有点底气了——总归不是绑架拐卖。她身上穿着的衣服是她自己的衣服,这也让柳辰放松了点——至少减小了她可能被扒光过的可能性。

那就不得不考虑自称多多的大哥的话了。她,他们,是被某人或者某组织“送”过来的。柳辰不可能知道其原因,其目的,但是这些比她早过来的人总是会知道点什么的。

柳辰需要解释。就算她要逃走,但逃走之前还是要弄清楚她为什么她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这里……更何况“乘机逃走”只是为了平复一下她的心情,真要溜走为什么其他人不溜走呢。

所以她眼神示意盯着她自己的各位小哥哥小姐姐赶紧告诉她真相,不要再看自己了啊啊啊啊。

柳辰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哎哟喂自己又不好看,盯着我干啥子又没有抢你钱呵呵哒啦。

还是墨小侠第一个说话。
“嗯,先介绍一下吧。我再重复一下我的名字好了……M说我的名字是墨小侠,当然后来经过讨论,”柳辰注意到他说这话时眸子暗了下来,“我们认为有这个可能性他提供的是假资料。平常大家都叫我多多,你就这么叫我吧。”

见他还要继续介绍下去,柳辰在心里叹了口气,说:“墨……多多哥,M是谁?为什么你们认为他闲得无聊告诉一个假名字?你这么强调名字,有什么意义吗?”

真的是你都说了名字可能是假的还这么认真,就不能介绍点实质性的东西吗啊?

被称呼“多多哥”的墨小侠同志大概是第一次听别人这么叫他,不自然地抖了一抖,嘴里嘟囔着什么柳辰没有听清的话。然后他扯出了一个微笑:“名字很重要。”

还没等柳辰出言吐槽,那个浑身冰冰冷的红头发大哥就接过了话:“那位自称M的人把所有人关押在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是广义上的——剥夺了我们的记忆,然后逼迫我们去寻找它。找全了,M就说我们可以回去。”

他耸了耸肩,这个动作让他这个个子修长的家伙显得十分好看:“总之,很恶趣味。”

“而我们的记忆资料是绑定了自己的名字的。那么这里存在一个问题:如果M有意恶整我们,提供了不属于我们的名字,那么,得到了不是自己的记忆的我们,以M真的会放我们回去为前提,是否会进入别人的人生?”

“……”



TBC


其实并没有放完 但更多的内容文字版找不到了 那就这样吧

【温唐】一次对话


原著背景




一次对话

“唔......温莎啊。”

“?”

“假如有一天,假如,我走了,去外面了,以后很难看到你,你什么想法。”

“杀了你。”

“?????”

“开玩笑的啦~但这还用得着问吗。”

“怎么说。”

“奇怪,你哪次跑出去玩不带上我?你要去冒险也好逃课也好,不跟我一起去,这就是你的损失了。”

“......不要以为你这么说了就能掩饰你上次把我给卖了的事实。”

“哎~这么说好过分,明明那种时候了,不说出来我们就都要倒大霉好么。”

“......也是。”

“嗯哼~”

......

......

“唐,我觉得你今天很奇怪呀。”

“没事少打听。”

“噢。”

......

......

“温莎——”

“唐——”

“我先说。”

“来~”

“我以后要是真的先走了,你可不要怪我。”

“......我感觉你这句话很有歧义。”

“呵呵,少废话,赶紧答应我。”

“答应就答应咯。毕竟我会找到你的——”

“你找不到的。找不到也不能找。”

“......”

“唐晓翼,那礼尚往来,你也一定要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我看看。”

“你绝对不许丢下我。”

“......”

“妈的。”


Fin

标题等正文放出来再打

片段 正文还没有产好 产好这篇就删了

你们可以猜猜这是个什么设定 猜出来就一定码好 哎嘿(没人看的 难过




少年出现的时候,这里还没到夏天,天气还没热起来,离果实成熟还有好一阵子。明明是花儿都要凋零的日子,他却从远远的北方带来了春天的香气——奇怪,他那里难道不都是沙尘满天飞的吗。

 

是啊,沙精灵漫天都是,他们会从人体的这一个角落飞到那一个角落,带来毒素,传播细菌,一个个人类因此丧生。听起来超~可怕。所以我翻山越岭,趟过刀山,下过火海,才来到你这里。

叶修讲故事的时候拥有魔力,使人身临其境,又或许是因为他是故事的主角,因此讲得格外卖力。苏沐秋看着眼前这个新晋同居人:“你刚才是在开玩笑?”沙精灵是什么?

新晋同居人回答:“我家保姆从小用来哄骗我和我弟的童话,以此警告我们不要出门乱晃。”

......一个个人类因此丧生......这不是给小孩子讲的童话吧??

也许吧,叶修看起来很平淡,对此毫不在意,他问:“那你们讲什么?”

......?虽然感觉这个问题非常奇怪(南北差异这么大吗?),他说:“你要听啊?”

嗯啊嗯啊。于是苏沐秋清清嗓子:“从前有一个公主,她从小发黑肤白,唇红齿皓,越长大美丽的就越不可一世......”

夜晚,被云朵层层遮住的月儿只露出一小点,散发出了白白的光泽,尽管没有看到全部,却也是优雅的,是美的。他们打了一中午的架,聊了一下午的话,心中一片光明,前程似锦。之后好几个夜里,苏沐秋都是想着那天晚上的海上月和眼前人入睡,神色平静,嘴角带笑。

 

 

他们一见如故,交好速度如此迅速,彼此间有不少事情都没来得及说清楚就已经是躺在一张床上的关系,想想真有趣,人类都是这样可以这样信任同伴的吗,苏沐秋刷着牙想。

那个时候他们还穷,房子小隔音差,一个人起来的动静足以吵醒另一个人,但是叶修的态度是:你起你的,敢吵醒我我就有本事让你这天都不安宁。起床气非常严重。大少爷脾气,苏沐秋尽量保持安静,内心哼哼。

叶修绝对是个夜行生物,皮肤苍白,黑眼圈浓重,白天气质充满懒散困倦,晚上倒非常精神,所以他们大部分的活动都集中于晚上——苏沐秋不太介意,真要说起来他也喜欢在晚上做事。

他夜视能力很好,拥有有力的大腿和手臂,线条流畅的身躯,和十分敏感的直觉,相比起泛泛众生,他不太像个人,倒更像个野生动物,比如狼。叶修是这么吐槽的。

“哪能跟你比啊,叶修大大真是才思敏捷直觉准确,才几天下来居然就知道真相了,看来我得考虑找个机会封你口了。”苏沐秋是这么还嘴的。

“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咯。”

在刚刚从沾满了鲜血的场地回来的路途中,两个人又打起来了。

几个孩子的设定

都是想到哪写哪


三班的孩子


姓名:吴今

性别:女

生日:0303

身高:153

体重:45kg

人生感想:你暗恋对象就是你暗恋对象

座右铭:活得快乐

目前人生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件事:我感觉自从升到中学之后就再也没有情绪波动了……人生真奇妙

目前最想要去做的事情:……私 私奔?!


姓名:宋只泯

性别:女

生日:0825

身高:170

体重:52kg

人生感想:不去在乎别人真难啊

座右铭:不 要 说 话

目前人生中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跑到宿舍途中看到体育馆上面出现了空中阁楼 转眼就没了 也忒玄幻了点

目前最想要去做的事情:放送心情 去医院检查一下


姓名:蒋黎黎

性别:女

生日:1111

身高:163

体重:48kg

人生感想:老子没有感想

座右铭:有钱万岁

目前人生中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来到这个学校本身印象就很深刻了!

目前最想要去做的事:在家养老


就先这样 发现我企鹅里面有好多设定啊……开心


姓名:贺明

性别:男

生日:1010

身高:180

体重:59kg

人生感想:世界上真的有智慧与美貌并存的人生赢家

座右铭:我的东西就是我的 你的东西还是我的

目前人生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件事:接吻

目前最想要做的事:探索古堡


姓名:叶豫宏

性别:男

生日:1109

身高:175

体重:50kg

人生感想:装逼绝对不会讨女生喜欢的

座右铭:爱咋咋地

目前人生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件事:空中楼阁 阁楼里有人

目前最想要去做的事:去操场跑圈啊啊啊啊



看了看今年年初的吐槽……突然震惊了 因为今年下来一个更加令我恶心的人出现了!这波打脸我一点都不高兴……


181006

很难过